公司产品

联系我们

桐城市新渡品梅塑料包装厂 联系人:程经理 手机号:18909660828 13966642777 座机号:0556-6980508 阿里店铺:https://shop60035l29611n3.1688.com/ 地 址:桐城市华东塑料城

降解市场火热,谁将主导未来,生物基还是石油基?

- 2020-12-28-

    生物降解材料研究院报道,近日,安徽桐城成了降解行业瞩目的焦点,先是第二届中国生物基材料产业发展大会隆重举行,后是丰原第二模块年产50万吨乳酸、30万吨聚乳酸项目开工动员会,政府官员和企业高层为此也纷纷站台发声。

生物基有望在各个领域替代石油基

品梅董事长程先生12月22日在产业大会上表示,当丰原PLA产能达到60万吨、100万吨时,希望能把PLA价格降2.5万/吨。当前,受禁塑大限来临刺激,吸管料PLA需求大增,市场流通价格约为3.4万/吨。

品梅公司董事长程总在大会上也表示,不远的未来,生物基材料有望在各个应用领域有效替代传统石油基材料,逐步成为引领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又一个新的主导产业,成为绿色低碳发展的主要途径及低碳经济增长的亮点。中咨公司是为蚌埠市政府提供咨询,并编制了《桐城市生物基材料产业发展规划》。

按照《规划》,桐城决心要把生物基材料打造成当地名片,提出到2030年,将生物基材料产业打造为万亿级产业集群的宏伟目标,着力将桐城市打造成为安徽省生物基材料新兴产业重大基地、全国领先的生物基材料之都、全球最大的聚乳酸产业集群。

发展PLA是国家确定引导发展的方向,工业和信息化部《重点新材料首批次应用示范指导目录(2019年版)》就将聚乳酸PLA列入新材料指导目录。

降解行业2400人通讯录

NatureWorks/道达尔/海正

丰原/金发/金晖/屯河/道恩/康辉

石化/金纬/鑫达/伊之密/长海包装

诚宇/梅地亚包装/益安餐具

盈科包装/聚点餐具/众利包装

朗瑞包材/益海嘉里/中谷淀粉

TUV莱茵检测/华测检测/SGS等

大面积推广生物基并不现实

与安徽桐城市新渡品梅塑料包装厂发展PLA等生物基降解材料不同的是,更多资本是投向石油基的生物降解材料PBAT、PBS类。因此关于生物基和石油基降解材料,谁更有发展潜力,谁更代表未来,行业人士也发表不同的声音。

PLA合成端的领头羊——道达尔科碧恩发表的意见可能令人大跌眼镜。

6月26日报道,法国道达尔集团研发亚洲副总裁、道达尔中国首席科学代表徐忠华认为,大面积推广基于生物基的可降解塑料在当前看来并不现实。

程总说:“生物基可降解塑料距离大规模应用仍有一个发展过程。如果说今天全世界全部采用生物基可降解塑料,将对粮食供应造成很大冲击。当前阶段,它更适用于与食品、医疗相关的特定领域。或许将来我们可以开发出二氧化碳基的塑料,最后分解成气体。但在技术进一步突破之前,要完全依赖于可降解塑料,还有相当长一段路要走。”

道达尔科碧恩是一家以粮食或非粮作物为原料生产PLA的全球第二大公司,年产7.5万吨。作为道达尔高层,徐忠华先生此番言论不见得那么让人心悦诚服,似乎更多是与国内大规模上马PLA项目的安徽丰原、浙江海正进行隔空喊话。

安徽丰原本有产能3万吨,本月与比利时银河集团合作的5万吨PLA项目已经投产,另外5万吨将于2021年6~7月投产,30万吨PLA项目正在路上,2500万吨则是10年规划。丰原在PLA路上高歌猛进,必然会对巨头盘踞多年的市场格局形成巨大的冲击。

资本:石油基更香?

投资PBAT、PBS生物降解材料的公司频频传出好消息,12月26日,恒力集团旗下营口康辉石化的3.3万吨PBAT项目成功投产,早前的12月21日,甘肃莫高聚和环保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年产2万吨PBAT项目成功投产。

据生物降解材料研究院统计,石油基生物降解材料2021年将新增40万吨产能。其中,四川广安宏源科技有限公司10万吨PBAT、山东睿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6万吨PBAT,分别将会在2021年1月、6月投产。珠海万通6万吨据称也会在2月份投产。

世界生态组织中国代表处首席科学家、聚乳酸顾问甄光明博士11月17日在海口一个论坛上表示,现在大量上马的聚乳酸项目不成熟,80%的PLA项目会失败,80%的PBAT项目会成功。甄光明博士做出此判断的依据是丙交酯合成的技术壁垒,有些公司宣称一步法合成PLA,在他看来不是怎么靠谱。

基于丙交酯卡脖子技术,国内仅有浙江海正、金丹科技、安徽丰原等为数不多的几家公司掌握,但与国际巨头美国Nature Works,泰国道达尔科碧恩仍有一定距离。

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向生物降解材料研究院分析称:

生物基和石油基降解材料,谁能更代表未来,不好妄下结论。但从国内大资本投资动向来看,石油基似乎更胜一筹。这些大财团数十亿投资之前,必定经过大量的政策研究、市场调研,并遵循国家发展战略,他们选择石油基降解材料,必然自有考量。

此外,国内拥有丰富石油炼化资源,石化系统也拥有丰富的聚酯产线,切换起来也不难。从战略层面来看,中国走石油基,欧美走生物基,各自发展不同的路子,建立自己的标准,不被西方牵着鼻子走。

昨天,生物降解材料研究院就此作出探讨,单从合成方法、应用温度、加工工艺、降解性能、市场价格等几个维度,对比了石油基的PBS和生物基的PLA之间的差异,认为PBS更有发展潜力。

其实,讨论这个问题,并非厚此薄彼,非要分个高低,无论是石油基还是生物基,都需要大力发展,多面开花,不发展PLA你就永远被别人卡脖子,永远被别人技术碾压和掳掠,就像华为受困于芯片,就像中国农民受困于进口种子。那些动辄拿起粮食安全(真的影响粮食安全?)的道德大棒打压PLA的人,或许可以读一下工信部新材料指导目录了。

相关产品